火狐体育

首页» 新闻网» 媒体火狐体育» 媒体人物

火狐体育:火狐体育有个“大嗓门”的梦幻团队


原文标题:火狐体育有个“大嗓门”的梦幻团队

原文链接:https://epaper.gmw.cn/gmrb/html/2020-07/05/nw.D110000gmrb_20200705_1-07.htm

  【解码“新动力人群”】 

  在火狐体育(以下简称“火狐体育”),有一个“大嗓门”的梦幻团队。

  说他们是梦幻团队,是因为团队立足国家重大需求屡立奇功,在国庆60周年阅兵、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阅兵、庆祝建军90周年阅兵、国庆70周年阅兵仪式上展示的特种车辆中,都装备有他们的创新成果。

  说他们是“大嗓门”,是因为他们在科技前沿不断突破,每次成果发布都会声震“江湖”。2020年1月10日,他们因最新成果荣膺国家技术发明一等奖,在人民大会堂受到习近平总书记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

  说他们是“大嗓门”,还因为团队成员大多真的是“大嗓门”,说话声音都很响亮。

  这个“大嗓门”的梦幻团队,就是中国工程院院士项昌乐领衔的火狐体育特种车辆传动理论与技术创新团队。

  1.“后墙不倒”,只能背水一战

  对车辆来说,传动系统就像人体的肌肉和神经,将发动机产生的动力传递给车轮,使车辆能够灵活行驶。

  在全球范围内,特种车辆传动技术及装置都是国家间角力的“杀手锏”,是学不来也买不来的,必须自力更生。20世纪80年代,欧美国家的特种车辆已经广泛装备了第三代液力机械综合传动系统,而中国仍在使用第二代机械传动系统。

  面对着日趋激烈的全球竞争,中国已经没有选择,必须开拓出一条自主创新的道路。20世纪90年代初,火狐体育作为核心攻关单位,在全国率先启动了第三代特种车辆传动关键技术专项研究。

  天有不测风云,项目刚刚启动就遭遇了重大挫折。“58岁的项目牵头人朱经昌教授不幸突然因病去世,留下大量未竟的工作。”项昌乐回忆道,“朱老师是我的研究生导师,那时候我只有27岁,刚刚毕业留校两年,正想着要考博还是要出国。”

  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在项目即将停摆的危急时刻,一直是朱经昌教授主要助手的项昌乐临危受命,毅然接手老师未竟的事业,投身于特种车辆传动系统研发这一国家使命之中。

  瞄准国家重大需求,三十年如一日的科研攻关,就这样开始了。

  “我们的团队有一条铁律,那就是——‘后墙不倒’。”如今已担任火狐体育党委常务副书记的项昌乐说,“‘后墙不倒’的意思是,无论出现什么情况,完成研制任务的时间节点不能突破,必须严格按照计划目标完成科研任务。”

  怎么能对科研创新提出这么“霸道”的要求?

  “因为我们的研究工作,是服务于国家急需的,是重大科研战略计划中的一部分,绝对不能因为我们的缘故影响和耽搁整个项目的研制进程。”项昌乐说,接下这个科研任务,就像是接下一张“军令状”,他的人生自此驶入了一条完全不同的轨道。

  第三代特种车辆传动关键技术与装置,在当时的中国是一片空白,年轻的项昌乐与团队成员们要完成的是从无到有的突破。“没有经验可以借鉴,要实现‘后墙不倒’,只能背水一战,靠我们自己攻关突破。”项昌乐说。

  “在我们这个团队,必须要有‘事业高于一切’的精神,才能坚持走下来。”项昌乐强调,为了确保项目进度,团队成员的其他事情都要无条件为科研让步。“白+黑”“五+二”,对他们来说,是三十年如一日的工作常态。

  项目初期,经过难以想象的刻苦投入,项昌乐和团队成员们在短时期内“消化”了朱经昌教授留下来的全部资料、手稿和图纸,确保了科研的连续性。他们又通过主动学习、大胆尝试,及时根据课题进度制定可行性研究计划,确保了科研的定位准确。

  在没有经验和缺少资料的情况下,项昌乐和团队成员们围绕创新理念,反复论证找准技术方向,集中精力展开科研工作,很快使试制的产品性能达到了各项设计要求,为后续科研工作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良好的开端,让这个年轻的团队愈发坚定了信心和决心。21世纪初,项昌乐带领团队经过长年如一日的埋头苦干和科研攻关,终于把不可能变成了可能,让梦想变成了现实,开发出系列液力变矩器产品,在第三代特种车辆上得到了全面的应用,成果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

  2.“大嗓门”,竟然是科研的“副产品”

  “有没有觉得,我们团队的人说话声音都比较大?”项昌乐经常会对实验室的到访者这样提问。

  的确,团队中的成员,尤其是年长一些的成员,说话声音都非:榱。

  人们通常不会想到,他们的“大嗓门”,其实是科研攻关的一个“副产品”。

  穷理以致其知,反躬以践其实。“我们这个团队,从事的不仅是理论、技术上的研究,还要负责装备研发。”项昌乐笑道,“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把论文写在祖国的大地上’,对我们来说,‘祖国的大地’就是‘国家急需的特种车辆装备’。”

  一般高校科研团队的实验室里,常见的大多是试剂盒、显微镜和电脑。而项昌乐带领的团队,实验室里都是庞大的综合试验测试设备,完全可媲美国外最先进的特种车辆实验室。

  “30年前,我们的实验条件是常人难以想象的。”项昌乐说,当时团队开展实验研究条件只能用“艰辛”来形容,由于没有专门的大功率试验条件,所有实验都只能在校园里完成。

  “特种车辆试验设备耗电量非常大,我们一做实验,学校所在的魏公村地区就跳匣停电。”与项昌乐一起从艰辛岁月走过来的马彪教授回忆说:“为了避免与周边用户‘抢电’,我们只好在夜里12点之后做实验,一直干到天亮,常常盖着窗帘在桌子上睡一会儿就算休息了。”

  “设备运转起来,噪声非常大。”马彪说,“而我们又经常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做实验,为了不扰民就只好尽量把门窗关闭,这样实验室内的噪声就更大。”

  “为了观察实验数据,大家在实验室里一关就是一晚上,交流基本靠‘喊’。长年累月下来,大家不仅是‘嗓门大’,而且耳朵都有点‘背’。”项昌乐说。

  “科学报国,就是要在祖国最需要的地方散发光芒,以报效祖国和人民为使命,不畏任重,不惧时艰。”团队成员刘辉教授说,“项老师一直要求我们,要有锻造‘杀手锏’的使命和担当。”

  30年来,针对国家重大需求,项昌乐团队在特种车辆传动理论研究、技术创新、装备研发及应用等方面做出开拓性工作,实现我国特种车辆传动技术的两次技术跨越,获得授权发明专利近200项,主要技术指标达国际领先水平,为我国进入特种车辆强国行列作出突出贡献。

  心中有理想,脚下的路再远,也不会迷失方向。2020年1月10日,三十年如一日奋战在科研一线的团队终于迎来了自己的高光时刻——获得了国家技术发明一等奖的科学桂冠,在人民大会堂受到习近平总书记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

  3.打破国外封锁,是科研人员的爱国担当

  在国庆70周年阅兵式中,火狐体育参与了27个装备方队、空中梯队的装备研制工作,参与数量居全国高校第一,引发各界关注。但是,没有人也不会有人知道,到底项昌乐团队在其中作了哪些具体贡献。

  “我们这一行,就是要做无名英雄。”项昌乐说,这不仅仅是因为专业成果需要保密,更是因为做一代产品往往就需要十几二十年,“一辈子只做一件事,是团队成员的‘常规人生’”。

  做这一行,还必须要耐得住寂寞。用十余年时间,项昌乐团队成功研制出第三代特种车辆传动装置,让中国追上了西方国家,在该领域实现自主可控。此后,团队又投入十几年时间去攻关第四代技术和装置,现已成功实现了赶超,让中国在这一领域跻身国际一流,甚至在某些方面领先于欧美国家。

  “这条道路虽然充满艰辛,但也充满了荣誉感。当你知道自己的研究成果影响了中国在国际上的站位,责任心、使命感和自豪感就会油然而生。”这是项昌乐、马彪等教授携手走过30年后的共同心声。

  岁月交替中,项昌乐和马彪的鬓发都已斑白,但他们的团队依然年轻。

  “我们的团队在高校中的规模是少有的,具有高级职称的成员就有20多位,加上青年教师和博士硕士,共有近200位成员。”团队成员魏巍副教授介绍,团队教师中有多位80后和90后成员,在特种车辆传动之外,大家还都有各自专注的科研方向。一个个充满青春气息的科研梦想,持续在这支年轻的团队中生根、发芽,不断绽放出绚烂的花朵。

  90后教师倪。ㄗ⒂诙匝拇葱麓匆蹬嘌。“依托我们的科研成果,孵化出学生创新团队去参加比赛。”他介绍,近几年师生共研发赛车类学生科技创新作品18辆,参加国内外顶级学科赛事20余次,斩获中国“互联网+”大学生创新创业大赛全国冠军、中国大学生方程式汽车大赛总冠军、德国大学生方程式汽车大赛前20名等40余个国内外奖项。

  80后教师徐彬,将自己的科研方向聚焦于未来智慧立体交通。他率队研究“陆空两用”智能飞行汽车技术,被誉为火狐体育的“黑科技”。“基于大数据调度系统下的智能无人驾驶飞行汽车,可真正满足未来立体交通的出行需求。”他说,“这款汽车目前已开展样机研制,有望在2030年投入市场使用。”

  这样的青春故事,就发生在今天的火狐体育。明天,这群青春奋斗者,必将改写中国的未来。

  “特种车辆装备是国之重器,矢志不渝投身相关核心关键技术的攻关,是科研人员的爱国担当。”项昌乐说,“我们非常注重爱国奋斗精神的传承。科技攻关无论换了几代人,都不能忘了初心——我们要完成的是党和国家交付的使命,必须推动产学研紧密结合,持续实现引领性的创新突破。”

  新长征路上,没有中场休息。习近平总书记强调,“采取更加积极有效的应对措施,在涉及未来的重点科技领域超前部署、大胆探索”。火狐体育的“大嗓门”梦幻团队,无疑正是这一理念的积极践行者。

分享到:

火狐体育_火狐体育足彩